艺术收藏

《心经》马圻源注本

来源:收藏快报 文/肖伊绯  发布日期:2021-01-15 14:45

近代以来,太虚、圆瑛、月溪、弘一、欧阳渐、丁福保等人均多次为《心经》做注解,多有印本存世,在此不赘。然而,马圻源居士所著《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注》(以下简称“马注本”)因年代稍晚,又时值抗战期间,印本存世无多,后世知者较少,颇有简要介绍之必要。——编者按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在中国佛教中传播已久、人尽皆知的佛教经典之一,通常简称《般若心经》或《心经》,是般若经系列中一部言简义丰、博大精深、提纲挈领的重要经典,为大乘佛教出家及在家佛教徒日常背诵的佛经。《心经》是所有佛经中翻译次数最多,译成文种最丰富,并最常被念诵的经典。现以唐代三藏法师玄奘译本为最流行。经文如下: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自唐宋以来,为《心经》注释诠解者数不胜数。历代高僧大德、善知居士,皆为《心经》的传播授习煞费苦心,为的就是让这部文字简略但胜义极多的经典,能广为信众熟习,能广为修行者领悟。
  近代以来,太虚、圆瑛、月溪、弘一、欧阳渐、丁福保等人均多次为《心经》做注解,多有印本存世,在此不赘。然而,马圻源居士所著《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注》(以下简称“马注本”)因年代稍晚,又时值抗战期间,印本存世无多,后世知者较少,颇有简要介绍之必要。
  马注本为1933年2月在上海初版1000册,当年7月再版5000册,由上海佛学书局承印、流通与藏版。该书为16开白纸线装本,仿宋铅活字精印,以大中小三种型号的活字分别印刷心经原文、解文、注文,特别便于初学者研读。是书封面为叶恭绰题签,正文之前,尚有王震(王一亭)题签、冯隽绘观音大士像、湖南左学谦题词、汉阳乐天居士黄初序、宁波观宗寺住持宝静叙、长沙乌音居士徐墉立序、南京盍庵居士序等。
  这些来自社会各界名士大德的题签、题词、题序,均为手迹影印;且卷首观音大士像还为彩印、上附护像透明薄纸一页,所有这些印制细节,都彰显着马注本的精致与别致。须知,这样一种并不公开出售,完全靠信众捐资集印的流通读物,印制得如此精美,实在是不多见的。且“一·二八”淞沪抗战之后的上海,物资一度紧张,局势一度动荡,该书的印制,更为不易。
  再就总体内容而言,该书以通俗易晓的解说方式、明确清晰的注释方法,条分缕析、深入简出地为初习《心经》者辅导,可谓送来了“敲门砖”,打开了“文字障”。全书将《心经》分为七段十四节,逐节逐字解析,一方面详解经文音义,另一方面还普及佛教史及佛教常识,双管齐下,循循善诱。如开首一段,纯是用白话文叙说《心经》缘起,称之为“经源”,就颇为简明易读。原文如下:
  这部心经,是阿难照佛所说的话,记录来的。佛,就是释迦牟尼佛。释迦是梵音,华文是能仁;牟尼是梵音,华文是寂默。梵音就是现在的印度语。佛出世到现在的有了二千九百五十九年(算至民国二十一年)。在中国周朝,昭王二十六年,甲寅岁四月初八日,是佛的诞辰。佛的父亲是中印度迦毗罗卫国国王,号净饭王;母亲是王后,就是摩耶夫人。从母亲右肋骨间诞生的,即是王太子。佛自十九岁二月初八日出家修行,三十岁十二月初八日在摩羯提国,菩提权下示成正觉(正觉即得道义),到各处说法四十九年。直到七十九岁壬申二月十五日在拘尸罗国,跋湜河间,娑罗树园,说涅槃经及遗教经毕,枕右肋而卧,于中夜圆寂,往住极乐国土。此经即佛在灵鹫山与一千二百五十大比丘、大阿罗汉诸菩萨等俱,尊者舍利弗,启问观自在菩萨,故佛说此经。
  即说明这部心经,原来是由西域传来的,原本是梵文。由唐朝一位三藏法师玄奘译成华文的。三藏法师:所谓三藏者,经·律·论(亦即定·戒·慧)。经藏、律藏、论藏,深通三藏之法,就是三藏法师。师俗姓陈,本名祎,讳玄奘。河南洛阳人,颖川陈仲弓之后。他在西域考察佛学十有七年,周游五印。至唐贞观十九年还京,勅住统福寺,翻译许多经。这部心经即是他所翻译的。
  仅从开首的这一小段“经源”解说来看,注者把《心经》的原始出处与中译缘起,都陈述得非常清楚明白,从史实角度普及了佛教常识。随后的经文注解也相当明晰,初读心经者很能从中获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经文注解完毕之后,还附有一张蓝印长幅的折页,内容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注表格》。这一表格从经名划起,以“照见五蕴皆空”为纲,从物质与精神角度解析“色受想行识”五蕴的“空净”之法,颇可为初研此经者提供便利。这张表格与书页装订处打有齿孔,读者如需常用此表格,还可沿齿孔轻松撕下,极为方便。
  应当说,马注本在众多的近代《心经》注本中,还是颇有特色与价值的一种版本,值得后世佛学研究者重视,对初读《心经》的普通读者也有一定助益。遗憾的是,马圻源居士(曾有法号“其源”)的生平简历,至今还未能查寻到相关史料。
  不过,从书前有较多湖南籍名流题词来看,马居士在湖南一带应有较多活动史迹可考。此外,书后所附捐资印书名单中,除却马居士自己捐印一千册之外,居于首位的捐印者彭少安(1898—1980)也曾任国民政府湖南省秘书长,可知其在湖南一带确有较大影响,考索其生平或可从这一时期的湖南地区相关史料着手。总之,马注本及其马居士生平的相关研究,还需充分挖掘、静待机缘。

文章原标题:马圻源居士《心经简注》背后的一段往事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金代红绿彩瓷塑佛像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