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当前位置:文化汇>艺术收藏>收藏逸趣>正文

白石老人篆书作品

来源:收藏快报 文/姚悦  发布日期:2020-11-09 22:34

白石老人的巨细工虫画得最为生动。可说是笔笔见工,由于对大自然的各类昆虫观察细微,加之写生之勤,故每件作品皆能入骨三分。我们常常讲的神韵,老人的超然笔墨就是深具神韵。盛年曾刻苦学过八大、大涤子画迹。后追“青藤白阳”笔墨,亦得清润淋漓佳趣。——编者按

近现代书画大家中,能“衰年变法”集大成而独享大名者,惟齐白石、黄宾虹是也。一生鬻画为生的齐白石,并无显赫的家庭背景,而是家中一贫如洗,几代皆为布衣佃农。白石老人打小就喜欢涂涂画画,因家境贫寒,又无资购买范本画册,只能依土庙中的破旧泥塑而刻意临摹,然终不得绘画要领。后无意中借到本《芥子园画谱》,如获至宝,整日刻苦临摹,虽是自学,但长进飞速,加之悟性极高,这期间,已打下了相当的绘画基础。白石老人1949年前卖画养家,并非民间所议论的是长了“三头六臂”的神奇人物。说白了,白石老人的人脉运气机遇特好,到京华卖画,曾得到乡贤的大力资助,画卖得很旺,获资丰厚而首战告捷。但白石老人是个十分念家之人,总想卖了画,得了钱,就可以回家与亲人团圆,过上舒心安稳的日子,打内心也不想长时间留在皇城。虽钱好挣些,但那毕竟是人家富豪贵胄们生活的地方。老人打定了主意,高高兴兴买了北平回乡的车票。你说事也凑巧,车即将到汉口,正碰上乱兵打仗,前面回家的路被打断了,吓得老人只好又换车逃回北平,惊吓生病的他,暂取消回乡的计划。应该说,白石老人就是现实版的“北漂”卖画第一人,他决不是刻意想留在北平,而是无形中机遇的恩赐。

白石老人真的有福,幸运地遇到了慧眼识才“贵人”,这贵人就是鼎鼎大名的伯乐陈师曾(湖南巡抚陈宝箴之孙)。陈出身望族,当陈先生看到朴实憨厚的白石老人的画作时,非常敬重和欣赏。兴而写诗赠白石老人:“曩于刻印知齐君,今复见画如篆文。束纸丛蚕写行脚,脚底山川生乱云。齐君印工而画拙,皆有妙处难区分。但恐世人不识画,能似不能非所闻。正如论书喜姿媚,无怪退之讥右军。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足见诗评老人画技之高,亦有相见恨晚之憾,遂结莫逆之交!陈师曾认为他画的题材内容生动朴拙,无繁缛雕饰之弊。并建议白石老人在笔墨上再创新大胆些,这样还会有新的收获和突破!白石老人尊重陈先生良言,笔耕不辍,孜孜求新,画风终有突破。此深得陈先生欣赏和肯定。陈先生曾携吴昌硕等几位国内一流画家在日本办中国画展,白石老人的画也带上不少。因考虑到吴昌硕的大名早在日本打响,为了提携齐白石,故意将齐的画价标得比吴高,日人大惊,纷纷购买齐画,不一会,齐画销售一空,从而获得巨大成功。白石老人不仅获得了丰厚的润资回报,同时,也名震东瀛。这一点,陈师曾可说是功不可没。
  白石老人的巨细工虫画得最为生动。可说是笔笔见工,由于对大自然的各类昆虫观察细微,加之写生之勤,故每件作品皆能入骨三分。我们常常讲的神韵,老人的超然笔墨就是深具神韵。盛年曾刻苦学过八大、大涤子画迹。后追“青藤白阳”笔墨,亦得清润淋漓佳趣。对汉印,老人也下过苦功,主为领会,活学活用,而不是“钻牛角尖”。篆刻上的单刀直入“中国长沙湘潭人也”。也是老人爽利用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新创。所谓“大匠”之名,乃承古法,再另辟蹊径而独创者,自当无愧!他善四体书,尤以行草精跋及篆书最为突出。其篆书汲取周、秦、两汉精华,曾涉猎过秦《泰山刻石》,东汉“三阙”《少室石阙铭》《开母庙石阙铭》《太室石阙铭》。尤对《三公山碑》《熹平石经》等碑用功最勤。《三公山碑》,东汉刻石,翁覃豀考为元初四年(117)。书体近似《开母》《少室》两阙铭。篆中藏隶,古拙可爱。《熹平石经》传为蔡伯喈所书(蔡创飞白体),熹平四年(175)刻石于河南洛阳。字体方整谨严,笔致逋峭挺健,实开魏隶笔法之先河。白石老人所作此篆对“使民善耕种,处世要和平”,融《三石》《三公山》《熹平石经》笔法为一体,所凸显的幽劲笔墨纵横排奡,力可扛鼎。尤在字体章法排列上“出奇制胜,打破常规”,上下联纵横交错,内含气息遥相呼应。“虚实”间,“疏可跑马,密不容针”。白石老人一生鬻画治印作书写诗之勤,且能“衰年变法”成功,此古今艺坛之稀见。

文章原标题:“大匠”齐白石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