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从军事用品到奢侈品的艺术奇迹——手表

来源:百度网  发布日期:2020-07-28 20:48


钟表成为奢侈品的过程不得不说是艺术史上的飞跃,虽然钟表诞生在欧洲的初衷就是为了在战争中获得主动权,可后来钟表逐渐成为了文化和艺术的载体,主要还是因为和平时期中不少原本服务于战争的技术开始重新寻找载体,而钟表的转型却走出了一条后起之秀的路子。——编者按

从军事用品到奢侈品的艺术奇迹——手表

资料图

钟表走向奢侈品的转变始于17世纪,不过在18世纪很快迎来了飞跃,对于钟表而言能成为贵族的奢侈品还是在15世纪的一个重大转变,使得钟表开始走进了贵族的奢侈品世界。

其实计时器在进入欧洲中世纪以前都是用于战争的一种简易化装置,平民阶层用的计时器基本都是沙漏,哪怕是贵族也是用沙漏,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而就在沙漏使用千年以后钟表走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钟表化的计时器时代。

特别是到了13~14世纪进入到了钟表化的计时器时代,这不仅仅是增添了计时器的艺术感更是增加了计时的准确性。

当然它最早也是为军事服务的,可后来开始逐渐流行于贵族间玩弄的艺术品。直到15世纪末,在献给罗马教皇的礼物中包含怀表,这也预示着计时器开始正式登上奢侈品的舞台,而到了拿破仑加冕以后为皇后定制的手表更是价值连城,这就将计时器的价值由军事运用引导向了文化艺术的方向。

一、钟表曲线走向艺术品

钟表的发明最开始是服务于军事的,这也是出于当时欧洲的形式需要,与亚洲最早发明钟表的中国不同,欧洲发明钟表这种计时器意义更加纯粹就是为了在军事上应用。

这一方面可以将军事行动的时间准确化并且方便军事指挥,所以钟表的发明在服务于军事的过程中也逐渐被民间放大,民间购买钟表的意义就比较复杂了。可是最早诞生钟表的意大利却没能延续钟表后来的辉煌,其原因还是做不到钟表从单纯的军事用品走向一种艺术品的转化,所以最终意大利的钟表事业也就迅速衰落了,反而是一些边陲地区靠着钟表事业发达了起来。

意大利的部分诸侯国最开始利用钟表都是为了抵御神圣罗马帝国的入侵,同时也是防着其他邦国,所以比如像佛罗伦萨这种小国就开始做相关的军事改革,利用准确的军事指挥来做到最有效的打击敌人,同时使用钟表来促使军事指挥合理化的这股潮流也吹到了欧洲各地,不少欧洲国家纷纷开始仿造钟表。

虽然钟表当时被称为一种军事化辅助设备,可是实际上钟表闲暇之余还是国王宫殿里的一种摆设,所以它也有了成为艺术品的潜质,因此在后来钟表的发展中,主要也以钟表向艺术类钟表进军的手段为主。意大利虽然出现了钟表可是并没有延续钟表的辉煌,很快钟表就被北方的神圣罗马帝国抢了风头,为了应对战争需要第一块怀表问世了。

除了因为战争的原因,其实还是本身钟表仪器的发展必然,计时器势必是要越来越小,否则不方便携带的计时器也就没有了其军事价值。意大利诸国没有抢到的另一个风头就是将钟表作为艺术品,后来在奥地利赠送给罗马教廷的礼物中就包含怀表,而这块怀表也就代表了最早的钟表艺术品,同时也奠定了未来钟表的发展方向。

二、钟表进入艺术品行列的道路并不平坦

虽然从怀表发明以后,钟表开始进入了艺术品行列,并且从奥地利国王送给罗马教廷的礼物中就可以看出,虽然钟表成为了艺术品,但距离真正的艺术品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钟表要真正进入艺术品的行列就必须增加它的附加价值,从单纯的军事指挥仪器中走出来。

而要做到真正值得一谈的艺术品,其实钟表走过这个过程要比不少传统的奢侈品要艰难得多,特别是类似于瓷器这类奢侈品,并不是因为钟表的生产成本低,相反生产成本还比较高。正因为正常成本高,并且在工业革命前还不能实现大规模生产自然产量就很低,因此这也奠定了钟表可以成为了奢侈类艺术品的潜质。

不过钟表正式成为奢侈品的标志事件还是奥地利国王总送给罗马教廷的一份大礼,教皇偶然看到了怀表这才引发了怀表热。同时怀表也从在意大利生根发芽开始逐渐走向了纯粹艺术的范畴,当然怀表也没有完全脱离军事,依旧为军事服务。

其中利用怀表进行的最为成功的军事行动还是佛罗伦萨公国偷袭慕尼黑南部的领土,虽然表面上是领土争夺战,可实际上却是一场军事体制的较量,利用传统军事体制的慕尼黑公国可谓完全不是对手,所以后来的军事改革开始逐渐以科学指导化的军事改革为主。

比如:后来的普鲁士公国的军事改革,不过怀表在那个时期还是一件重要的军事利器,自然也不会完全艺术化,因此钟表要进入完全艺术化的状态还是要在大环境相对和平的时期。

虽然怀表诞生比较早,可是真正进入到一件艺术品的时期还是在16世纪后期。这并不是因为怀表本身的技术问题,而是局部的战争形势问题。自从神圣罗马帝国内部恢复了相对和平的局面以后,由公国国王轮番竞选皇帝的局面大体形成,这就为一个稳定的整体创造了条件,同时依托神圣罗马帝国的稳定环境,意大利的大环境也逐渐趋于稳定,这就让原本服务于战争的怀表开始从战争中挣脱出来开始走向和平时期的艺术品。

既然成为一件艺术品已经成为了钟表发展的一种必要趋势,于是从贵族开始带头,逐渐引发了一种怀表潮流。而这种怀表潮流不仅影响了欧洲也影响到了亚洲,当时明代晚期就引进过部分意大利的怀表,可是后来基本都毁于明清战争,但到了清代因为政局稳定就加大了贸易规模,大量的怀表开始走入中国,而中国也成为了一个极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

怀表成为了奢侈品后,怀表的设计方向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原本利用铜打造的怀表如今全部用上了贵金属,同时宝石加入怀表之中,并且为了迎合中国客户的需要,在怀表中加入和田玉也是一种新潮流。这多见于清代雍正年间的怀表,而到了清代乾隆时期和田玉就不仅仅只是点缀了更是作为表外的主体,奢侈品的概念越来越加深在怀表上。

到拿破仑加冕后为皇后制作手表以后,钟表开始彻底走向了奢侈品的行列,其实成为奢侈品的的一个主体并不是偶然,而是要发挥战争之后的一种富余价值而已。

三、手表的诞生标志着钟表成为了艺术的载体

手表的诞生比怀表要晚近四百年,并不是因为钟表的技术落后,相反技术一直向前的钟表在这四百年中还是有着很大的军事价值遗留,当时因为是骑兵作战比较多,所以利用怀表而言可以更加平稳的进行进行计时和指挥,因此怀表无疑是占优势的。

而后来拿破仑加冕以后为皇后定制的手表仅仅只是装饰品而已,在当时的人看来根本没有实际利用价值,其主要的计时器依旧是怀表,而手表占据计时器历史的舞台还是要从手表传入普鲁士公国开始算起。

在拿破仑战败以后,其手表的工艺传到了普鲁士公国,而普鲁士公国的国王开始利用手表进行军事化改革,在线膛枪发明后,排队的枪阵成为了主力,而骑兵已经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也就在这时普鲁士公国的军事改革将手表带入了一个军事再利用的新高潮。

原本以为军事行动中还是怀表最优的欧洲各国在普法战争中就被彻底惊醒了,手表因为可以普及化,所以它保证了各个部队的守时和准确性,所以在后来的军事行动中普鲁士军队往往占据上风,在普法战争中,法国在时间上就被普鲁士击败了,因此这一战就把手表推上了历史舞台。

普法战争结束后,德意志帝国的建立为欧洲引来了长久的和平,此时手表又成为了新一代的艺术品,在德意志帝国中就有不少手表生产厂商,同时发明手表的法国更是不甘落后大力发展手表可是都在军事层面上,而德国则是将手表平民化,通过销量来换取高额利润,同时也做到了普鲁士公国宣传的军事普及化的要求。

不过德意志帝国的邻国瑞士却抓住了发展的先机,通过早年代工生产手表的经验,开始独立生产手表,不过经营军事类手表还经营奢侈品类手表,因此资源贫乏的瑞士又找到了一条谋生之道,那就是将钢铁全部捆绑在了钟表的生产上,这也让瑞士有了钟表王国的美誉。

瑞士拥有了大量手表生产订单以后,奢侈品手表从一般性手表分离的标志除了品牌以外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生产工艺上的不同,奢侈品手表的计时方式就采取了一种复杂计时的方式,而这种方式虽然可靠性不好可是在计时准确性上非常高,在石英手表出现之前它一直都被当作最标准的计时装置,甚至有些国家计时装置都要从瑞士的钟表厂开始引进。

超复杂计时直到今天都是奢侈品手表的一个招牌,可是超复杂计时除了在计时准确之外还有不少附加价值,复杂的工艺就代表零件特别多,组装的工艺相对复杂,这就可以为手表拿出更多的空间来镶金带玉。

在今天简约化艺术出现前,一直都以瑞士传统的复杂化加工艺术为上乘,而作为复杂性加工的代表,其实百达翠丽反应了瑞士手表艺术的转变。百达翠丽的前身作为一个私人加工作坊,早在成立品牌以前就有近百年的代工历史,而这一段历史沉淀也为百达翠丽带来了丰富的手表组装经验,也是这一段手表组装的经历让百达翠丽接到德意志帝国皇室的订单,并作为帝国造办处使用。

百达翠丽要形成品牌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因为百达翠丽看到了德意志帝国开拓亚洲殖民地以后带来的巨大商机,所以便联合出资人进行了股份制公司改革,同时也将这种昂贵的手表推向了亚洲。当第一批百达翠丽登上清朝的领土时,它的小而精细迅速吸引了清朝皇室的极力追捧,成为了当时社会的价值取向的标杆。

在亚洲取得成功后,百达翠丽继续巩固欧洲本土市场,它为什么能成为一个高端奢侈品的代表,也是与它当初选用的材质和加工工艺密不可分,虽然当时利用贵金属做钟表已经非常普遍了可是在机芯中运用几种贵金属还是比较困难的,必要时还是要利用铜等合金。

可是百达翠丽就突破了这一点率先使用了纯金以及银来打造机芯,这种身上布满了贵金属等手表自然也就价值不菲,所以后来一提到百达翠丽就联想到了奢侈品,也是这样一种奢侈品品牌将钟表彻底推入了奢侈品化的领域,从而后来一提到奢侈品就必须有钟表。

四、总结

钟表成为奢侈品的过程不得不说是艺术史上的飞跃,虽然钟表诞生在欧洲的初衷就是为了在战争中获得主动权,可后来钟表逐渐成为了文化和艺术的载体,主要还是因为和平时期中不少原本服务于战争的技术开始重新寻找载体,而钟表的转型却走出了一条后起之秀的路子。

在传统欧洲贵族中奢侈品一直被茶叶和瓷器所占据,而诞生在欧洲本土的钟表想从一个军事设备转型成为上层贵族的奢侈品其实并不容易,也是借助罗马教廷的影响力导致不少的欧洲贵族开始接受钟表这种艺术形式,这也让钟表越来越偏离它原来的路线,从一个单纯的军事设备走向了一个纯粹的奢侈品。

除了拿破仑一世利用皇权特意制造的手表以外,后来的君主都是在顺应科技发展潮流的过程中顺便提升了钟表的富余价值,虽然在19世纪中叶后手表在军事上的非凡表现让手表开始取代怀表成为了军事上的主力,可是后来在长期的和平年代手表还是像怀表一样选择成为了艺术的载体成为一个纯粹的奢侈品。

手表利用近半个世纪才被广大欧洲贵族所接受,并成为了一个奢侈品的象征,同时这也让奢侈品手表发源地的瑞士成了手表奢侈品化的最大受益者。

欧洲大部分国家其实都在推进手表奢侈品化,一方面是军用手表和民用的手表开始逐渐明晰化,另外一个推进剂就是工业革命。在工业革命的催化下,手表的工艺大步向前,同时也能做到更好更加富有艺术感的手表,这也是手表奢侈品化成功的重要原因。

文章原标题:从军事设备走向奢侈品,手表的诞生不仅是艺术奇迹,更是艺术飞跃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清代“福禄寿”银饰

下一篇文章: “约瑟芬的蓝月”蓝钻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