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一代草圣”林散之代表作《生天成佛》

来源:收藏快报 文/王罡  发布日期:2020-07-15 20:50

《生天成佛》,条幅,尺寸为75×20厘米(约2.5平方尺)。落款散耳,钤印是“散之信玺”(朱文)、“大吉羊”(朱文)。水墨纸本,生宣纸,长锋羊毫笔,宿墨,裱工精细,品相十品。现由林散之艺术馆收藏。——编者按

“一代草圣”林散之代表作《生天成佛》

林散之《生天成佛》(资料图)

这件《生天成佛》,乃是“一代草圣”林散之的手笔。之后,他再也没有拿过毛笔,遗憾于1989年12月6日离开了人世,可谓绝笔。由于这幅作品内容特殊、时间特殊、用墨特殊等多种因素,不少文章都提及过,有人还用作品内容“生天成佛”做林散之研究文章的题目,从而使其成为林散之晚年影响最大的代表作。
  林散之的二儿子林昌庚教授曾这样描述他父亲当时的创作过程:“父亲喝了点人参汁,闭目养神了半个多小时,用有气无力的笔在宣纸上写了‘生天成佛’四个字,写好后,我在他指定的位置盖了印章。他闭目端坐,显得那样安详、超脱。他仿佛在告诉我们,他即将走完这个世界的终点,迈向另一个世界的起点。”
  《生天成佛》,条幅,尺寸为75×20厘米(约2.5平方尺)。落款散耳,钤印是“散之信玺”(朱文)、“大吉羊”(朱文)。水墨纸本,生宣纸,长锋羊毫笔,宿墨,裱工精细,品相十品。现由林散之艺术馆收藏。
  这幅作品线条老辣,墨色淋漓,布白精到,自然天成。具体特点有三:一是淡墨禅意。“八九年十月”为淡墨所书,“年”字的两横,还有“八”字,墨色更淡。有“淡笔尚书”之称的董其昌认为,用淡墨书写,显得空灵,极有禅意。林散之的淡墨,已将书理、禅意和书法内容“生天成佛”融为一体。二是以圆为主。“生天成佛”的线条都是圆的,每个字最后一个笔画的收尾,圆得十分明显,还有“成”字的一点也是圆的,墨色丰润,浓淡分明。这种墨像在林散之的草书作品中是很难找到的。三是极具立体感、金属感和现代感。仔细看这幅作品的局部,如果再用一个放大镜,你就会惊奇地发现,作品的线条立体感很强,洇渗在每一根线条旁边的淡墨,就像排笔写完字以后,为了增加立体感,而在笔画的同一方向加上一条淡淡的细线,仿佛是字的影子,立体感特别明显。尤其是“成”的弯钩和“佛”字的最后一竖,好像沐浴在阳光下,颜色过渡十分自然,金属感极其强烈,现代气息浓厚。据了解,这种内容的作品,林散之一生就写过两幅,而且都是2.5平方尺的条幅。
  林散之《生天成佛》先后著录于2001年的《林散之艺术馆馆藏精品集》、2005年的《林散之与禅》、2006年的《林散之书法集》,还有2007年的《林散之》、2012年的《林散之草书精品赏析》和2012年的《华人时刊》杂志第11期。
  有人说,林散之这幅作品中的“生”写错了,应该是“升”,是“升天成佛”,而不是“生天成佛”。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就是“生天成佛”!林散之经常写的联句“生天成佛谢灵运,旷世知音钟子期”,“生天成佛”乃此联的缩语。林散之一生信佛,而且佛缘很深。他的墨缘朋友中,有不少是居士、法师。林散之诗集《江上诗存》中也有很多反映佛教思想的诗句,如《昔游十八首》最后一首《归来》:“万里我归来,诗稿携满袖,口口阿弥陀,佛光照大地。”佛家认为,生命无始无终,生了又死,死了又生。“生”这个字蕴含着“轮回”的意思,符合佛学的要义,而“升”讲的是一种单向运动,与佛教对生死的看法不太相符。

文章原标题:百年绝唱——林散之代表作《生天成佛》赏析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复斋先生贺瑞麟笔墨鉴赏

下一篇文章: 文彭和蓝瑛的《白云红树图》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