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金陵八大家”之龚贤

来源:收藏快报 文/姚悦  发布日期:2020-06-08 18:20

龚贤学的东西多,笔墨吸收的博而广,每幅画的艺术风格,都可能不尽相同,更何况画作还有早中晚之分呢!那么龚贤在笔墨上,汲取的是宋元古法。此页看上去笔墨浓重,然细品则虚实相间,咫尺中亦见千丘万壑,多一笔不减,少一笔不增,意为恰到好处。——编者按

“金陵八大家”之龚贤

龚贤《山水图》(资料图)

龚贤(1618—1689)是明末清初著名画家、诗人。又名岂贤,字半千、半亩,号野遗,又号柴丈人、钟山野老,江苏昆山人。早年入金陵间,曾参加“复社”,社中聚集不少反清复明的仁人志士。以内心一团正气,呐喊出胸中之郁闷。其刚正不阿的艺术秉性,彰显的是一介文士的豪迈真性。后隐逸不出,精研历代书画,聚笔墨之力,以示抗争。

明末清初,满人入关,遗老们纷纷避凶隐逸,以求自保!家道中落的幼小龚贤,随家迁居六朝古都金陵。十岁那年,母病逝,让年少的龚贤悲痛不已。然而,不幸中的龚贤,还是十分有幸的,十三岁便师事大书家董其昌精研书画,笔墨画艺为之速进,所见所听所获甚夥!性孤傲,寡交游,遇知己则内心欢喜;见俗恶则难以苟合。工诗、善书、能画,尤精山水,书宗大米。山水法本宋元,笔墨不为古法所囿,多能画中藏境,意而深远!与樊圻、高岑、邹喆、吴宏、叶欣、胡慥、谢荪等,被世人尊为“金陵八大家”。
  “半千”两字颇打趣,画友吕潜与龚贤交好,龚贤字“半千”,吕潜号“半隐”,各为一半,并称“天下二半”,一时成为画坛佳话。昙花一现的弘光(朱由崧)元年,满人攻陷金陵。幸好龚贤野居郊外而免遭伤害。为生活之迫,只能鬻画当塾师为计。妻早丧,一直孤单一人,亦感生活乏味。客居泰州五年后,至扬州访学,生活便有了好的转机,最令他高兴的是,续弦后,又得子,可说是喜上加喜。生活虽然平淡清苦,然和睦家庭倒也平安无事。从广陵出发,画家又作了两次壮游,一下浙江,二上京师;沿路访学观赏,眼界为之洞开,为今后的绘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龚贤一生,皆处于内忧外患动荡之际。壮游回金陵后,年已知天命,家乡多遭兵燹洗劫,场景一片狼藉。见此,悲愤写下《登眺伤心处》 诗曰:“登眺伤心处,台城与石城。雄关迷虎距,破寺入鸡鸣。一夕金笳引,天边秋草生。橐驼为何物,驱入汉家营。”国破家亡,半千写的是多么的伤感啊!由于战事不断,只好多次搬家,后定居清凉山。在屋前置地半亩,自命“半亩园”,耕种自给,悠然静安,决无市井喧嚣之烟火气。延请挚友石谷子作《半亩园图》,并题长跋记之。半千老人晚年居“扫叶楼”,自题小照,着僧服,手拿扫帚,作扫叶状,悬于楼堂,仇视清廷,以示格格不入!
  虽性孤傲,然也交了不少画友良师。时与高岑、樊圻、邹喆、吴宏常聚一起切磋画艺;又与吕潜、程正揆、王石谷、戴本孝、弘仁等名手交厚。过往最深,志趣最投者,乃是鼎鼎大名的周亮工和孔尚任。周是集文学、书法、篆刻、收藏为一身的一代大儒,为人清正,虽官居高位,但从不阿谀奉承,故曾多次历经磨难。在画人中,最为欣赏龚贤的才华及人品。龚贤也在“适园”中,得以有幸饱览和临摹主人家中丰藏的古画名迹。周亮工在所著《读画录》中深情地写道:“龚半千贤,又名岂贤,字野遗。性孤癖,与人落落难合。其画扫除蹊径,独出幽异。自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信不诬也。程青溪论画,于近人少所许可。独题半千画云,画有繁减,乃论笔墨,非论境界也!北宋人千邱万壑,无一笔不简;元人枯枝瘦石,无一笔不繁。通此解者,其半千乎……”可喻评价之高。周亮公在经济生活上,对孤傲清苦的龚贤,则经常援助,一少让画家分心,二画家可集中精力多研究提高画艺。所谓良师益友,周亮工就是龚贤一生交往最深最知心的良师益友!周亮工过世,龚贤内心极度悲痛,抚柩大哭挽诗道:“哭公独我头全白,在世人谁更眼青。”公逝后,我龚贤哪还能找到像公这样识我的知音啊!而小龚贤三十岁的戏曲家孔尚任,也是独赏龚贤笔墨的又一高人,一生对龚贤的山水深爱有加。名闻天下的剧本《桃花扇》,就是出自孔尚任之手。同样,龚贤心中也十分欣赏这位才情横溢的小老弟。半千先生去世时,由于家贫如洗,无资购买棺葬。还是有情有意的孔尚任,帮助打理下葬并送回昆山原籍,帮助抚养遗子!我们说,龚贤身处动乱年代,布衣清贫,但并不寂寞,一生能遇知己良友一二,死而足矣!
  龚贤书画二开页,纸本设色,尺寸15×19厘米,今珍藏广州美术馆。看得出画家春晨早起,心情还是十分愉快的。画案上放着僧巨然的山水真迹,让画家内心,有了冲动般的灵感!其在《半千课徒画说》中称:“非黑,无以显其白;非白,无以利其黑。”是颇具辩证思维的。《桐阴论画》中,将龚贤的山水定为“逸品”(愚以为,这只是个家之言,仅作参考)。认为其“山水笔墨太浓重,沉雄深厚中无清疏秀逸之气。”又言“余昔见一小帧,笔墨极淡逸,与习见者不同。知此老之画,非一味浓重也。”这也很正常,一个画家,尤其是一个大画家,在用笔用墨上,一般都有自己的画风习惯。龚贤学的东西多,笔墨吸收的博而广,每幅画的艺术风格,都可能不尽相同,更何况画作还有早中晚之分呢!那么龚贤在笔墨上,汲取的是宋元古法。此页看上去笔墨浓重,然细品则虚实相间,咫尺中亦见千丘万壑,多一笔不减,少一笔不增,意为恰到好处。笔墨幽奥浑厚,近粗识,则感笔墨混沌;细远观,则感笔墨藏境!确如周亮工所说“通此解者,其半千乎”,给出的评价是肯定的!画虽盈尺,然笔墨幽厚,画境深远,亦得古法沉雄之境!另开诗曰:“岁歉多闻见,山中倍寂然。可堪春又雪,莫禁夜忧天。到户客无迹,经时爨少烟。只愁梅蕊尽,饥鸟尚翩翩。”诗题得颇入画境,北宋画僧巨然,师董源,多写江南秀景,峰峦疏蔓,掩映危桥茅舍,意中藏幽,颇具野逸秀润之致!半千句含春中雪景,亦于画面凸显。深得巨然枯涩苍浑之笔墨!“壬子春,早起摹僧巨然画,因忆夜来所得五言近体一首,并书之于此”。看得出,诗作得还是比较满意的。“壬子”为康熙十一年(1672),当为半千先生晚年山水之扛鼎力作。

文章原标题:龚贤交游实不闲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