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印象派画家雷诺阿画作《在钢琴边的女子》

来源: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发布日期:2020-05-06 21:54

《在钢琴边的女子》是一副十分引人入胜的作品,邀请观众们将听觉上的感官愉悦与衣着奢华明亮睡衣的红发女子相互结合,进行联想。这个女子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妮妮·洛佩兹(Nini Lopez),即1870年代后期雷诺阿最喜爱的模特。——编者按

印象派画家雷诺阿画作《在钢琴边的女子》

雷诺阿《在钢琴边的女子》(资料图)

十九世纪中期,钢琴成为了用于音乐创作的最流行的乐器,直立式钢琴几乎是中产家庭必不可少的“家具”。在有优雅的内部装饰的环境里弹钢琴,是当时巴黎人的日常生活之一。而反应到艺术上,这样的绘画主题则成为印象派画家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在1890年代的一个创作中心。雷诺阿笔下的《在钢琴边的女子》充满了浓郁的巴黎式的浪漫和文雅,这种独特的感官体验让人觉得美妙而心醉。正如雷诺阿所说“艺术为什么不能是美的呢?世界上丑恶的事已经够多的了。”

十九世纪中期,钢琴成为了用于音乐创作的最流行的乐器。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创作《在钢琴边的女子》(Woman at the Piano)时,直立式钢琴几乎是中产家庭必不可少的“家具”。画中的女子穿着当时流行的休闲睡袍(‘robe d’intérieur‘),这是一种由白色的精致面料与浅蓝色衬裙组成的衣物。从这位年轻女士的衣着可以看出她并不在进行正式的演出,而是为自己或家人演奏。这幅作品充满了浓郁的巴黎式的浪漫和文雅,这种独特的感官体验让人觉得美妙而心醉。

在一个较高的角度来看这幅作品,女子在键盘上的手显得一览无遗。《在钢琴边的女子》是一副十分引人入胜的作品,邀请观众们将听觉上的感官愉悦与衣着奢华明亮睡衣的红发女子相互结合,进行联想。这个女子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妮妮·洛佩兹(Nini Lopez),即1870年代后期雷诺阿最喜爱的模特。画中,她弹着与这种闲适生活相适应的立式钢琴。房间的内部装饰并非富丽堂皇,但却是1870年代最为常见的中产阶级家庭式装饰:一块来自东方国家的地毯、深色而色彩柔和的墙以及隔开房间的流苏门帘。在背景的左方,有一个大的釉面有脚的陶瓷花瓶,上面有着明显的虹彩,像是充满中国风的一种式样。钢琴上方挂着一副镶边的蜡粉画,这也是中产阶级生活的另一个标识。钢琴上凌乱地散落着大量的乐谱,说明了这位钢琴家能够演奏广泛的曲目。如同左拉(émile Zola)在他1879年的著作《娜娜》(Nana)中所写到道的:“学习钢琴是法国中产阶级家庭里小姑娘的必修课,学习英语同样也是必修课”。《在钢琴边的女子》画面中舒适的房间位于雷诺阿在圣乔治街上的工作室,这个长方形的房间里装修有手扶椅,三面墙上都贴着灰色的墙纸,反射着强烈的光。
  性感与巴黎女子
  雷诺阿经常将巴黎女子描绘得十分性感——比方说穿着最新时尚的女性,而通常她们只是为了有钱男性来欣赏她们的时装和美貌。《在钢琴边的女子》可以算作代表巴黎妇人的一幅作品,因为睡衣成为了画面的中心,占据了绝大部分,使得帆布焕发出了一种时尚色盘的魔力。从比较高的视角来看,前景似乎包容了整个流动的长裙。艺术家还对钢琴作了调整,从X光扫描图中可以看出整体轮廓显得缩短了一些,表明了他曾将起退后了一些,使得女人的整个轮廓能被包含进画面比例里;艺术家也稍稍降低了视角,因此画面的角度显得不那么陡峭。

雷诺阿展示了一种极具表现力的手法凸显人物姿态,那睡衣看起来具有柳条浮动般的感觉,呈现灰米色,而下面则覆盖了一层白色、蓝色和一些浅绿色,它们混合在一起,让这件衣服看起来颇具层次感。其中唯一的线条是深蓝色的装饰线。混色蓝色阴影在底部背景的衬托下变得很明显,这与减少了的光源保持了一致性。睡衣原先占用了一块稍大的区域,之后被缩减了,女人背部下面的线条也被相应的调整了,露出了更多钢琴凳的部分。雷诺阿对于睡衣精心的处理制造出了一种精致的效果,与北方文艺复兴画家扬凡·艾克(Jan Van Eyck)的祭坛女圣徒的礼服相呼应。

类似的室内氛围中的感官魅力也可在《正在编织的女孩》(A Girl Crocheting)这一作品中看到。这幅画极少刻意强调时尚或文雅的巴黎人形象。画中女孩与《在钢琴边的女子》的里女孩一样,都是红头发,也许都是妮妮·洛佩兹本人,即雷诺阿在1875年一直到1880年合作的模特,他对洛佩兹的评价为“守时、严肃而谨慎”。

在这幅画中,正在编织的女孩肩膀裸露、头发散落到背上,雷诺阿因此将情色感带入了进去,否则这就只是一副普通的传统画作。这也许是受到了《在钢琴边的女子》中女子睡衣所起到的效果的影响。在闪光的蓝色花瓶和壁炉饰品,包括框架照片的映衬下,《正在编织的女孩》的深色内饰同样能跟《在钢琴边的女子》相媲美。在这两者中,舒适而时尚的环境都与迷人的女性特征相结合。在《在钢琴边的女子》中,雷诺阿通过微微调整人物姿态,加强了女子的性感。在X光照相中,女子的脸呈现出一种剖面,而在最终版的画面中,雷诺阿则展示出了她青春的一面。X光还显示,女子的头发一开始系在脑后下方,而最后则稍稍进行了清理,以露出更多脖子的部分。

通过将雷诺阿的作品与弗雷德里克·塞缪尔·科尔代(Frédéric Samuel Cordey)的现代作品进行比较,人们可以更好地了解雷诺阿是怎样将钢琴边的女子这种人物形象转化为一个优雅的巴黎人的形象的。在这幅作品中,乐器被摆放在了房间的一个角落,周围装饰着墙纸和框架画作。无论如何,这幅画中人物简单的裙子设计和冥想的姿势都与雷诺阿画作中所打造的感官体验相去甚远。墙壁颜色显得呆板,环境中的灯光显得单一,并且内部装饰显得世俗,相比下来,《在钢琴边的女子》则显得优雅而极具视觉吸引力。
  雷诺阿风格绘画的新方向
  对于时尚和女性特质的关注,使得《在钢琴边的女子》成为了巴黎人生活方式的一种代表。在有优雅的内部装饰的环境里弹钢琴,是当时巴黎人的日常生活之一。这种年轻女人的绘画主题是雷诺阿在1890年代的一个创作中心,当时的法国政府还收购了他的那幅《钢琴边的年轻女子》,成为了他第一幅入驻卢森堡博物馆现代艺术馆的作品,代表着雷诺阿第一次受到官方的认可。这样一个重要的职业里程碑使《在钢琴边的女子》更具吸引力。

比起他的同辈而言,雷诺阿开始进入弹钢琴的女性这个主题似乎稍微迟了一些。当然,扩大自己较为叫座的“巴黎人作品”和流派绘画也是具有商业上的目的。同样地,在19世纪70年代中期,他有了越来越多诗人和音乐家的社交圈也提醒了他,在更广阔的空间里,绘画、音乐、艺术是共存的。在《在钢琴边的女子》画中的那一堆乐谱中,什么样的音乐会出现呢?流行歌剧、古典奏鸣曲、或是德国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的作品?在1870年代,对于雷诺阿的诸多好友而言,这些音乐风格与作画技巧、色彩一样,是会受到同等关注的讨论点。在雷诺阿的传记中,乔治斯·李维拉花了一整个篇章在讲厄内斯特·卡巴纳,一位一直住在蒙马特区克里希街上直至1881年死去的音乐家和早期印象派的支持者。雷诺阿的内部圈子同样还包括了极具天赋的钢琴家爱德蒙·马特和艾曼纽·夏布里艾。在较大规模的沙龙中,几十个社会名流聚集闲聊,其中音乐占据了聊天内容的主体。雷诺阿所绘的以小说家埃尔冯斯·道德特为主体的同名漫画中就描绘了穿着晚礼服坐在钢琴旁的主人公。《在钢琴边的女子》里亲密的环境激发了观者的积极聆听体验。这幅画吸引的观众群体不仅对打扮入时的巴黎人感兴趣,也同样像支持前卫的艺术一样支持前卫的音乐。

可以确定的是,《在钢琴边的女子》就是在1876年以其法语名字Femme au piano参加了第二次印象派绘画展览的画作。雷诺阿提交了十八幅作品,其中《划船者的午餐》Lunch at the Restaurant Fournaise (The Rowers’ Lunch)收到的评论寥寥,而《在钢琴边的女子》则顺利通过审核。当时人们较为关注雷诺阿描绘的具有争议的女性身体。艺术评论家可能更为适应历史或者神话背景下的女性裸体,而不是雷诺阿画作中略显争议性的花园光影中的人物裸体。《在钢琴边的女子》对光线的处理同时也十分独到。流淌着的睡衣上明亮的白色和女子身体自然的发光似乎能够通过织物穿透过来,同时与房间昏暗的色调产生一定的反差。

文章原标题:《印象美学|19世纪巴黎女子图鉴》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国之瑰宝——南朝彩绘画像砖

下一篇文章: 明清竹雕作品的保养秘籍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