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华喦《抚琴图》扇面

来源:收藏快报 文/王英辉  发布日期:2020-03-28 18:55

华喦擅画人物、山水,尤精于花鸟、草虫、走兽,善于吸取前人之长,并融合自身特色,逐渐形成了颇为后世所称道的艺术风采。其书法也功力高深,取法钟繇、虞世南,流畅洒脱,老辣娴熟。诗作也备受吹捧,所吟皆收入有《离垢集》《解弢馆诗集》。 ——编者按

华喦《抚琴图》扇面

华喦《抚琴图》(资料图)

佳人琴瑟,一直以来都是水墨丹青高手苦心孤诣的创作主题,总能带给人悠远的遐思与浪漫的想象。 
  这帧品相上好的纸本扇页《抚琴图》,乃清代“扬州画派”的大师级人物华喦精品力作,虽然尺幅有限(52.5×19.5厘米),却设图缜密,格调高远,意境超脱,妙不可言。画面主题可谓简约明了,唯一人一琴而已,可依然再现了穿越300年时光隧道的一幕唯美场景,传递给我们一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往昔故事…… 
  一位闲适静坐的女子,青丝累累,丰鬓著花,耳坠依稀可见,领间纹饰清丽,衣袂飘逸,环佩叮当,一手轻轻搁于膝上,一手慢慢拨弄弦丝,身子微微右倾,一架古琴横陈面前,似在叮叮咚咚中弹奏一曲天籁妙音,真是“未睹芳容已闻声,神驰天外待何人?”作品除了重墨渲染发髻外,其余用笔皆很清淡,大量留白,却不空洞,未施点缀,却不单调,与大多煞费心思表现主人公面部娇妍妩媚画作不同的是,此图是一个袅袅婷婷、仪态万方的美人背影。右方为主图,左侧行草四行题署并印鉴:“回头恐惹情魔障,色相由来不示人。新罗山人华嵒作于扬州。” 
  读此方明白,不肯回首,不愿以美貌示人,皆怕美色引来令人烦恼的情缘啊!这不由让人想起了明叶宪祖《鸾鎞记·鎞订》中所载:“难摆脱情魔障,肯向人间魅阮郎。”看来,情魔障长久以来困扰着无数痴男怨女呀!因而有时候,姣好容颜未必都要毫无掩饰地向世人炫耀出来,给大家一份猜测、一份悬念、一份期待,不是更显得浪漫,更显得有趣吗? 
  名号之下盖有一方篆书白文印“华喦”。华喦(1682—1756),一作华岩,字德嵩、秋岳,号白沙道人、新罗山人、东园生、布衣生、离垢居士等,以诗书画时称“三绝”,为美术史上具有代表性的杰出绘画大家。华喦系福建省上杭蛟洋华佳(原白砂里)人,早年为生计谋,在造纸作坊做徒工,艰难度日。少时便酷喜绘画,禀赋超凡,曾长期在扬州卖画,晚年寓居杭州,华喦远师马和之,近受陈洪绶、恽寿平及石涛影响颇深,重视写生,构思新颖,形象生动多姿,时用枯笔干墨淡彩,敷色鲜嫩不腻,画格松秀明丽,空灵骀宕,别树一帜。 
  华喦擅画人物、山水,尤精于花鸟、草虫、走兽,善于吸取前人之长,并融合自身特色,逐渐形成了颇为后世所称道的艺术风采。其书法也功力高深,取法钟繇、虞世南,流畅洒脱,老辣娴熟。诗作也备受吹捧,所吟皆收入有《离垢集》《解弢馆诗集》。 
  画幅右下方钤有两枚收藏印,分别为阴文“柏轩珍秘”和阳文“昂之”。据此便可断定,此作业经朱昂之收藏。 
  朱昂之(1764—1841后),字青立,又字津里,江苏武进人。侨居吴中(今江苏苏州)。朱文嵘子,染濡家学,青出于蓝,尤得力于恽寿平、王翚。笔意劲峭,善写山水,间写花卉竹石亦清逸。 
  史载朱氏中年临古之作,有笔有墨,深得前人神髓。晚年纵笔挥毫,未免失之尖薄,即邱壑位置亦太刻露,无浑融沉古之气。尝自言每一运腕,即为三王、吴、恽所缚,不能脱其范围。一艺之成,固非易事。清道光二十年(1840)所作《枯木竹石图》堪为其代表作。书学董其昌,行草较为精妙。朱昂之作为有一定修为的艺术家,珍视并青睐华喦此件《抚琴图》,膜拜致敬先贤之深意自不必说,使得前辈神来之笔妥为传承,至今焕然生香,也算难能可贵!

文章原标题:未睹芳容已闻声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朱玉梅《仕女》扇面赏析

下一篇文章: 牧溪《莲鸟图》赏析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