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齐白石与梅兰芳的牵牛花情结

来源:收藏快报  发布日期:2020-01-16 22:38

梅兰芳也在其《舞台生活四十年》一书中写道:“回想这种热闹的聚会,实在是有趣得很。这里要算齐先生年龄最大。每逢牵牛花盛开,他总要来欣赏几回的。他的胡子留得长长的,更显得白发红颜,相映成趣。我们看了都说这是一幅天然好图画,也是当年我的缀玉轩里的一段佳话。” ——编者按

以牵牛花入画,在中国传统绘画史上几乎见不到,即使明末以大写意墨笔花卉闻名的青藤、白阳,乃至近代的吴昌硕,其传世作品中亦未得见。幸运的是,自谓“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愿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的齐白石,却在前人的笔墨之外,另辟蹊径,将牵牛花引作题材,成为画坛的一段佳话。

殊不知,齐白石画牵牛花,还要源于结识梅兰芳。白石老人后来在其自述中回忆道:“我跟梅兰芳认识,就在那一年(1920)的下半年。那时他住在前门外北芦草园,他书斋名‘缀玉轩’,布置得很讲究。他家里种了不少的花木,光是牵牛花就百来种样式,有的开着碗般大的花朵,真是见所未见,从此也画上了此花。”梅兰芳也在其《舞台生活四十年》一书中写道:“回想这种热闹的聚会,实在是有趣得很。这里要算齐先生年龄最大。每逢牵牛花盛开,他总要来欣赏几回的。他的胡子留得长长的,更显得白发红颜,相映成趣。我们看了都说这是一幅天然好图画,也是当年我的缀玉轩里的一段佳话。” 
  目前传世所能见到的齐白石牵牛花作品为数不少,笔者在这里介绍两幅代表作。一幅是齐白石作于1945年的《牵牛竹鸡》,为著名收藏家张宗宪旧藏。全幅构图极具视觉冲击力。写意牵牛花从画幅右上角往左下角奔泻而下,牵牛叶与藤又时作旁骛、伸展、逶迤、枝蔓,呈上大下小的视觉危险之势;唯花与苞则取向上之势;工笔蚂蚱伏地疾趋,触须、肢节、腿毫俱纤微毕见,毫无苟苟之处。掩映于牵牛花之中的鹌鹑水墨淋漓,状态逼真,似能听见唧唧低鸣之声。其工笔精绘,细致逼肖,栩栩如生,写意则挥洒自如,姿态生动,形神兼备,不愧为工写结合的极佳范本。 
  另外一件《牵牛草虫》,为白石老人为数不多见的四尺整张作品。原为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旧藏,并经权威出版,后释出市场。齐白石以花青为主色调,画家以蓝、白两色画花,以墨色兼容的湿笔画叶片,以干涩而飘逸的枯墨画藤蔓,寥寥数笔,便得其神韵。画面疏密有度,穿插有致,牵牛花的鲜艳夺目,墨叶的聚散变化,藤蔓的相互缠绕,各具姿彩,又和谐共处,红花墨叶交相辉映、层次分明。墨枯墨画藤蔓,寥寥数笔,牵牛花的生动形态便跃然纸上。 
  整幅画面疏密有度,穿插有致,娇丽动人。画家又巧妙地以喇叭口向上的花朵和聚散下垂的墨叶以及缠绕穿插的藤蔓来布置空间。在热闹的花架下,一只蚱蜢正享受着它独有的安宁,两只蜜蜂正在花丛中嗡嗡飞舞。动静结合,相得益彰,充满了勃勃生趣。

文章原标题:齐白石喜绘牵牛花源于梅兰芳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八大山人的名字考究

下一篇文章: 凤翔木版年画正在逐渐“火”起来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