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国画大师晏济元的趣事

来源:收藏快报 文/古华斋  发布日期:2019-11-07 19:10

晏济元曾与于右任、谢无量、何香凝、郭沫若、张大千、张善孖、谢玉岑等交情深厚,并在当时画坛享有较高的声誉。——编者按 

国画大师晏济元的趣事

晏济元作品

享年110岁的巴蜀著名画家晏济元先生已经仙逝八年了。

这位开飘逸洒脱之晏氏画风的一代宗师,德高望重,学养深厚,技艺高超,诗、书、画、印无所不精,从艺一生,成就卓越,影响甚巨。他的离去,在好长一段时间里,让书画界、收藏界的人们倍感叹息! 
  晏济元(1901—2011),名平,别号素贞老人、老济、济公、江州散人、世纪老人,四川内江人,祖籍山东高密。生前曾任重庆国画院名誉院长、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常委等职务。 
  晏济元1935年东渡日本,就读于日本铁道讲习所、早稻田大学、东京大学。1938年回国后与张大千在北平中央公园“水榭”联合举办画展,后又多次与大千在成都、重庆等地联合办展。 
  他曾与于右任、谢无量、何香凝、郭沫若、张大千、张善孖、谢玉岑等交情深厚,并在当时画坛享有较高的声誉。 
  晏济元七岁从父习书画,古典诗词、魏晋书法,并在求学中博览古今书画群书,钻研理论技艺,走上了书画艺术的大道,树立了自己的风格。 
  晏济元独具深厚的学养与高旷的艺术境界,涉足甚广,诗、书、画、印四位一体,他在绘画中强调书法与画法的关系,认为书画同源,互为其根,画是书理、书是画法,晏济元的作品,山水、人物、花鸟、走兽、草虫、书法、重彩、泼墨、写意、白描、双勾无所不精,无所不长,在我国当代书坛画苑中,堪称一位德高望重,为追求艺术高峰,信心百倍,不落晚气,艺术高超的书画大师。 
  他是开飘逸洒脱之晏氏画风一代宗师,其画作影响甚大,在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和中国香港、台湾等地区都有广泛影响。 
  毛主席70大寿时,应郭沫若之邀,晏济元作国画《红日青松园》以赠,深受毛主席的喜爱。 
  1964年,晏济元在北京政协礼堂举办画展,朱德委员长观后称“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 
  1993年他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画展,引起轰动。1997年至2001年晏济元作品展先后在香港、上海、汕头、顺德、深圳等地推出,均大获成功。 
  我没有见过晏济元先生,但我对他的了解,又比更多的人早。这首先源于我的三哥在上世纪60年代就拜了晏老为师。 
  我的三哥是上世纪50年代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的本科生,曾系统地接受过大学的美术专业的教育和训练,其时,在重庆一个重点中学任美术教师。“文革”中学校停课,他听说一个被单位扫地出门的“右派”画家画技了得:无论是山水、人物、花鸟、走兽、草虫、书法、篆刻工笔、重彩、泼墨、写意、白描、双勾填色无所不精,无所不长。于是,他慕名前去拜望晏老先生。 
  那个时候,时兴“以阶级斗争为纲”,对阶级敌人必须打倒在地,还踏上一只脚。三哥没有理会那一套,经常带着礼物去探望晏老,向晏老求教。久而久之,两人竟成了忘年交。 
  那时,晏老身体不好,情绪低落,三哥的拜访,总是使得晏老获得些许安慰。 
  三哥虽然是科班出身,但那时的他,书法功底欠佳。记得每次返家探亲,父亲都督促他要练好书法。父亲是出身于书香门第的老北大毕业生,从小深受国学熏陶,写得一手好字,自然对自己的子女有所要求。 
  在近代中国国画家中,晏老是十分看重书法的,对书法和画法的关系认识深刻、独到。 
  在晏老看来:中国传统书画,历来是书画同源,互为其根,画是书理、书是画法。他经常向他的弟子强调:“学画必先学书,书成而后学画,必有成就。” 
  于是三哥便经常请教晏老怎样迅速提高书法水平,晏老告知,由魏晋入手,上溯篆隶,遍临历代名碑法帖,临摹多了,下笔就有神了。 
  于是,三哥就买了不少魏晋书法碑帖书籍,一字一字地推敲,一篇一篇地临摹。为了节省成本,他便使用看过的旧报纸,天天练,日日写,几年下来,书法大有提高,从而得到了父亲的赞许。 
  记得三哥曾经对我说:照着碑帖临摹,一张报纸一张报纸地写,写完一公尺高的报纸,你的字就自然而然地写好了。这或许就是晏老教诲的精辟感悟吧! 
  多年的交往,晏老十分喜欢三哥,对他总是谆谆教诲,孜孜不倦。三哥也是十分的尊重晏老。每年春节三哥回家探望父母后,从宜宾返回重庆,临走时总是要买上一大包黄粑,三哥说:“晏老就是喜欢吃宜宾的黄粑”。 
  晏老的青年时代是在动荡中度过的,见过宏观大世界,人到中年又遭厄运,但他处事不惊,临危不惧,心态平和,泰然处事,顽强活着,努力在艺苑中埋头耕耘。正如晏老所说:“我是个乐观的人,穷的时候不会觉得痛苦,有钱了也不会觉得特别高兴。” 
  因为三哥与晏老的师生情谊深厚,晏老在与三哥谈书说画之余,常常以画相赠。 
  记得晏老送给三哥的那张荷花条幅,但见亭亭玉立一荷花,出污泥而不染;栩栩如生的荷叶,陪衬两旁;花叶丛中,长达一米的主茎由下而上,由浓而淡,由粗而细,一气呵成,不见断笔、不见败笔,加上主茎中依稀分布的墨点,让出水莲茎倍显立体饱满、生动而有灵气,实在令人叹服! 
  三哥将此画拿回家让父亲鉴赏,父亲看后,频频点头,说:“佳作、佳作!” 
  一代画师去了,他的画作仍然留在人间。这里,将我收藏的当年晏老赠与父亲的另一山水画作发表于此,算作是对他老人家的悼念吧!

文章原标题:国画大师晏济元二三事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徐悲鸿爱画马的缘由

下一篇文章: 中国美术中的白鹤的寓意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