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陈洪绶画作——《笼鹅图》

来源:收藏快报 文/姚悦  发布日期:2019-11-05 22:17


这幅陈洪绶《笼鹅图》,绢本设色,纵103.1、横45.75厘米,今藏浙江省博物馆。画面上画的是东晋“书圣”王羲之。王右军一生爱鹅,历代不少文人雅士对右军爱鹅之癖都颂有不少传奇的故事。——编者按

“右军本清真,潇洒出风尘。山阴遇羽客,爱此好鹅宾,扫素写道经,笔精妙入神。书罢笼鹅去,何曾别主人!”这首李太白《王右军》的五律诗,将一生爱鹅的王右军刻画得绝妙无二。另浙江博物馆珍藏有一幅明代大画家陈洪绶的经典人物《笼鹅图》。联想太白《王右军》诗,可赞与陈老莲《笼鹅图》堪称“绝配”。    陈洪绶(1599-1652),明末杰出的书画家、诗人。字章侯,一名莲子,又名胥岸,号老莲,别号小净名,晚号老迟、悔迟,又号悔僧、云门僧。少随画家蓝瑛习花鸟,成年后,师事名学者刘宗同先生。老莲才情横溢,高古拔俗,当代国际学者尊他是“能代表十七世纪艺术家,最具个人独特风格中的第一人!”虽评价有些“突出”,但列数自明清以来,在书法、诗文、花鸟,尤其是人物等诸多造诣上,真正能形成自己独特艺术风格而超过陈老莲的,几乎还没有。 
  对于陈老莲所画的古代圣贤人物,他都能将人物的内心世界刻画得淋漓尽致。我们常说,在绘画诸多题材中,画人物是最难的活,画家不仅要对人体骨骼构造了然于心,而且在行笔过程中,更要做到自然精确、精准,笔墨之犹豫迟缓和不肯定,都会将人物画得骨骼脱离,而使比例失之均衡。陈老莲不但人物画得精确、精准,而且画得高古不群。开脸是人物画关键主题,若五官比例画得不精准,就是其他部位画得再精确,那都将是一幅废品。次而退之,最难画的就是人物的两只手,一些人因不谙画手之阴阳向背,信手出笔似“鹰爪”。曾见一画,且不说别的,单就说这画仕女的纤纤秀指,便画成了毫无血肉的“老山药”,让人捧腹。陈老莲在明末画人物的突出成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后人曾赞其人物曰:“力量气局,超拔磊落,在仇十洲、唐六如之上,盖明三百年无此笔墨!”这个评价还是比较公允的,也并不是打“明四家”二位的脸。在笔者看来,仇、唐的仕女,画得虽很清丽,然粉黛气过重,少了高古韵;而陈老莲则于唐五代及宋元的壁画白描多有涉猎,兼收并取,将其中的精髓融会贯通,终于形成了自己独具面目的高古风范。陈老莲对人物的开脸、手足及衣褶比例,无论是男士、闺秀,还是老者、顽童等,皆能画得劲畅奇逸,古润可人。 
  陈老莲祖上也是殷实门第的官宦人家,至父起则家道中落。其一度也陷入了贫困,好在他奋发自励,中了秀才,后会试不中。捐了名国子监生,以舍人身份进宫为历代帝王画像,深受崇祯帝的赏识,赐其供奉内廷。在画像期间,私下得以饱览内府珍藏古代大量的名画,笔墨画技日精,声名震动京华。其性怪异,多结高逸名士,不与俗客交。游京间,得识文士周亮工,饮酒品诗,相谈甚欢。其父与徐渭旧交,陈老莲再续旧缘,借居青藤书屋有年。时与青藤上人夤夜盘桓学问,高歌畅饮以忘忧。明亡后,其仇视清廷,终不与为伍。遁入“云门寺”为僧,后还俗。还俗后,常往返于绍兴、杭州鬻画为生。陈老莲虽鬻画为生,然气节高旷,喜其画之贫困者,则略收薄资;而对于仗势欺人的高官富贾,则片纸不画,拒之门外,此可见其傲骨之一斑。 
  这幅陈洪绶《笼鹅图》,绢本设色,纵103.1、横45.75厘米,今藏浙江省博物馆。画面上画的是东晋“书圣”王羲之。王右军一生爱鹅,历代不少文人雅士对右军爱鹅之癖都颂有不少传奇的故事。老莲所绘右军,身着红袍,峨冠博带,手持瓷青描金纨扇,是何等的轻步悠闲。后随一贴身老仆,左持仙杖,右提鹅笼,有股“书罢笼鹅去”的气场。人物开脸高古不群,衣褶线条细劲流畅,赏后,让人叹服!《桐阴论画》将陈老莲画定为神品,乃评曰:“陈章侯洪绶,深得古法,渊雅静穆,浑然有太古之风,时史靡丽之习,洗涤殆尽。至其力量宏深,襟怀高旷,直可并驾唐、仇,追踪李、赵,允为画人物之宗工。”  


文章原标题:画中“神品”陈老莲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古籍善本收藏现状

下一篇文章: 徐悲鸿爱画马的缘由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