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唐卡的赏析与收藏

来源:新浪收藏  发布日期:2014-07-23 12:18

“唐卡”(Thang-ga)一名,乃藏文汉译,或称“唐嘎”“唐喀”等。“唐”字的含义很多,在《法华经》中的解释是“徒然”,如“功不唐捐”“福不唐捐”等。在汉文中解释有“虚夸”,如“唐大无验”。在藏地解释为“平坦”“清楚”等含义。那么,唐卡的“唐”和唐朝有没有关系,严格意义上说是没有关系,但如果从时序和材料上看,似乎又有一些关系,那就是它形成的时间正好是大唐时期,汉地的卷轴画形式和文成公主带去的纺织技术等影响了藏传佛教绘画形式。我们习惯上将藏传佛教绘画称为“唐卡”,也有西方学者如英国的斯坦因,将它称为“卷轴佛像”,但目前关于“唐卡”没有一个统一的解释,大意是指用绘、贴、织、嵌或是绣的方法,在布上、绢上、纸上、木板或皮质上表现藏族文化内容和特色的一种美术样式。可以悬挂供奉,可以卷合收藏,可以随身携带等多种形式,形制有大小之分,大者一般称为大唐卡,小者称之为“匝尕”“扎嘎里”或微型唐卡。关于唐卡的起源,一般是根据五世达赖所著《大昭寺目录》中记载:“法王(松赞干布,617-650)用自己的鼻血画了一幅白拉姆女神像,后来蔡巴万户长时期,果竹西活佛在塑白拉姆女神塑像时,将此神像作为核心藏在神像腹内。”也就是说,至迟在7世纪的时候,唐卡已经出现。那么,我们如何认识唐卡呢?



唐卡的功用

唐卡和壁画是藏民族主要的绘画形式,它纯朴原始的色调、繁密精致的构图和庄严神秘的造像让我们倾倒和膜拜。唐卡和壁画的不同之处,壁画是固定的,唐卡是流动的。唐卡或长期供奉在寺院中,或流动于僧俗民众中。它鲜明的个性和特点,以至在西方的很多博物馆、美术馆,不用任何标示就可以辨别出它是来自世界最高地端的雪域绘画。

藏传佛教是居住在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内蒙古高原的诸多民族共同信仰的宗教。这些民族居住的高原和草原等自然环境影响了他们的生存方式——游牧为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游牧的生活特点,就是居无定所,逐水草而动;又要随季节迁徙,帐蓬是他们可移动的家。藏传佛教是以密宗信仰为主的宗教传承,信仰者有一种特定的宗教仪式——“修习观想”。信仰者必须根据自己的信仰习惯,选择一主尊——佛或菩萨等作为修习观想的对象,以此为中心作“身、口、意”三密相印的修习与实践,达到“即身成佛”。信佛者为了游牧在外不误修习,他们请高僧绘制自己的观想对象,经过高僧活佛开光,装裱成卷可以收藏,也可随时张挂。有的还绘制微型唐卡放在佛龛内或随身佩戴,随时念佛,达到不误修习的目的,从而起到获取福运、消灾驱邪的护身符作用。因此,唐卡的用途主要是礼佛、观修、坛场需要、祈福护身和教育传播等。不同的场所体现不同的功能需要,主要有这么几个场所:一、佛教寺院的供奉,作为长期陈列,一方面可以体现佛教仪式的需要,又可以弘扬佛法,宣讲佛理,是佛教场所理想的宣传方式;二、大型法会的供奉,法会是一种佛教仪式,又称作法事、佛事、斋会、法要等。早起流行于印度,有各种佛教法会;法会的功能主要是庄严法物、供养诸佛菩萨、净食、设斋、说法、赞叹佛德等;三、佛教学院的陈列和供奉,毫无疑问主要的功能是佛教教育需要,一方面可以将唐卡作为教学范本,如一些医学唐卡等,又可以达到礼佛、宣传教育的功效;四、僧俗民众的家庭供养,体现民众的宗教信仰和精神需求;五、信教民众随身携带,或作为出外游走时观想、护身等功效。

唐卡的材质特点和种类

唐卡的材质特点和表现决定了唐卡的品种。早期的唐卡使用的颜料多为矿物质和植物颜料,如金、银、珊瑚、玛瑙、珍珠、朱砂、绿松石、青金石等,以及藏红花、茜草、大黄等植物颜料。因此,颜色比较纯正和厚实,色相强烈,醇厚艳丽,即便历千年岁月,也依然神采光亮。唐卡有个性鲜明、意义特殊的独特色彩语言,十分复杂但又很严格,具备了一个固定的色彩谱系:以红、蓝、绿、黄、白、金、黑为主调,金、黑大部分作为勾线和装饰。每一种主要色彩,在不同的题材中都确切地表示着一种特定的宗教涵义,同时又能使画面色彩协调美观,赏心悦目。这种色彩关系,是千百年来佛画艺人们经过反复摸索、不断归纳、长期提炼形成的,绝非一时一地,某人某派所能完成。

唐卡的品种有很多,根据表现方法大致可以分为绘制唐卡、印制唐卡、织锦唐卡、刺绣唐卡、缂丝唐卡、贴花唐卡、拼贴唐卡、珍珠唐卡、镶嵌唐卡等。如绘制的,有布本、绢本、绫本、纸本、皮本、木本等各种材料的唐卡。从绘制技法看,有水墨写意的,有工笔重彩的,也有纯线描的等。其中,用颜料绘制的唐卡称为“迟唐”或称“止唐”;其他如刺绣、织锦、贴花、印制等的唐卡称为“归唐”“果唐”或称“国唐”。“迟唐”根据颜料的使用,又可分为金唐、赤唐、彩唐、黑唐等。

国唐有以下几种形式:

丝绣国唐,用彩色丝线刺绣而成。

丝贴国唐,是剪贴彩帛色块堆绣拼贴出来的唐卡。

丝织国唐,是用各种彩色丝线手工编织出来的唐卡。西藏山南昌珠寺里边还有用成千上万珍珠编串的唐卡,十分珍贵,是该寺镇寺之宝。

丝印唐卡,有木板、铜板或铁板等印制技术。

止唐有以下几种形式:“止唐”根据颜料的使用,又可分为金唐、赤唐、彩唐、黑唐等。

彩唐,或称“翠唐”,用多种颜色绘制的唐卡。是唐卡中常见的样式。

金唐,或称“赛唐”,以金色颜料或纯正黄金研磨后作底色、用红黑线勾绘形象绘制的唐卡。金唐在唐卡中相对而言比较珍贵。

红唐,或称“朱红唐”“策唐”等,是以朱红色作底色、用金色、黑色或白色等绘制形象的唐卡。

黑唐,或称“纳唐”,是以黑色作底、用红色、白色或金色等造型绘制的唐卡。

唐卡的题材和内容

唐卡的题材和内容丰富多彩,包含有宗教的内容,也含有非宗教的内容。大致有这么几类:佛、菩萨、佛母、罗汉、护法、上师或历史人物、教规、神话传说、医药和天文历算、历史故事、建筑、法器图案等。

早期的唐卡画主题十分突出,即以一个主尊佛、菩萨、度母、护法神为主,很少绘主尊以外的眷属、供养等陪衬背景和装饰,画面简单明了。但到了藏传佛教后弘期,即10世纪以后,形成了众多教派共处的局面,唐卡绘制的高僧大德开始考虑这一多教派共处的社会现实,增加了以主体神像相关的细节和背景装饰。出现了佛传故事、本生画、经变画、本尊、菩萨、护法、上师、大成就者、坛城、变化身等多种题材内容。这一被称为西藏“百科全书”式的绘画,不仅包含有佛教的丰富内涵,还将触角伸向了历史、现实人物、民俗风情、医学、天文历算、音乐舞蹈等方面。

在同一幅唐卡画中,有不同教派创始人同列“空界”的画面。但各教派在绘制唐卡时还是侧重突出教派特色,如宁玛派和萨迦派都有特殊的表现。一般唐卡分为三部分绘制,中间绘“本尊”佛,上部为“空界”(圣界),以“法身”“报身”“化身”,日、月等;下部为“地界”(凡界),绘空行、护法、僧侣、眷属、供养人等。唐卡绘制有佛教的仪轨和定制,成书于四世纪以后印度笈多王朝时期的《度量经》奠定了唐卡造像体系的基础。从艺术风格上讲,唐卡的主要特点是:中心突出、讲究对称平稳;线描造型准确,工细秀丽;设色鲜明,对比强烈,勾金填彩,富丽堂皇;构图饱满、写实细腻,繁密精绝。上乘的唐卡要数月或一年以上时间才能完成。

在唐卡中,最重要的内容当属“佛祖”造像。释迦牟尼,意为“释迦族的圣人”,是各教派共同崇信的佛祖,是显教和密教派共尊之本师。各教派绘制“佛祖”时一般采取两种布局方式:一种以释迦牟尼为中心,占据画面大部分,用莲座、背光、花蔓作简单的衬托。另一种在佛祖的上方“空界”绘画有该教派的创始人祖师像,表明唐卡出自的教派。这是比较常见的画法。释迦牟尼也有两种装饰:佛像装和菩萨装。如佛祖身披袈裟,没有项琏、璎珞。左手托钵,右手施触地印,结跏跌坐于莲台上,只有朴素的头光和背光。上边绘有莲花生大师坐像,表明是宁玛派的绘画风格。释迦牟尼以菩萨装绘制的佛像,头戴珠宝佛冠,莲花耳当、璎珞项圈、云纹披肩,华丽而庄严,坐姿与手印同上。但在佛祖“地界”绘有十一面观音、度母,以及供养人。“空界”还绘有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和其弟子贾曹杰、克主杰像,是典型的格鲁派风格。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是青海古称宗喀地方人,但在西藏有更大的影响。格鲁派形成后,首先在西藏弘传开来,并从1409年传召大法会开始,先后建成格丹寺、蜇蚌寺、色拉寺和扎什伦布寺。17世纪和18世纪先后在青海建成塔尔寺、甘肃建成拉卜楞寺。在近600年的历史中形成了达赖、班禅两大活佛的转世系统;特别受到清王朝的扶植后,一些教派受其影响逐渐皈依格鲁派。

唐卡的绘制过程

唐卡的绘制过程简单地说,包括选材、勾线起稿、布色、渲染、勾复线、金色布设、修饰整理、开光装裱等。

一是选择、处理布料和选料:首先选择上好的特种布料(有的选用柔韧的纸张或经过处理的皮革)。早期的唐卡,大部分采用绸绢、亚麻布和手工粗布;近代唐卡则大多用机制布料。绸绢光滑细腻,但不易挂浆,颜料易脱落;手工粗布易挂浆,但不宜折叠,且幅面窄小,拼接费时费工,接口不易磨平;纸张易绘制但不易保存。所以说布料的选择甚为重要。无论选用哪种材料,基本要求是不缩水,无皱折,不易变形。然后绷框,上胶,涂白土胶,要做到厚薄适度,涂抹均匀。过厚易脱裂,过薄则易晕色。土胶干后,用卵石或玉石反复研磨,要磨光、磨平、磨软,以透光为好。绘制唐卡的颜料一般视主人的贫富贵贱及其要求而定。富一点的原料就贵重一点;穷一点的原料就普通一点。大多为天然颜料,也有些使用纯金、宝石(如珊瑚、绿松石、珍珠粉等)以及特种植物或名贵药材。如所谓的“六合上品”,就是用六种珍贵药材所加工而成的。这些颜料的特点是鲜明厚重、沉稳饱和、防腐防蛀、经久不变。其性质与诸多石窟壁画所用颜料有一脉相承的渊源关系和共同的特点。

二是起稿、上色、勾勒:起稿常用的方法有三种,一是用炭条,二是用淡墨线,三是用“漏粉法”。底稿经反复修改定稿后即可着色。着色的方法以平涂为多见,少部分沿袭了“天竺遗法”,即色彩过渡法,表现出凹凸面,刻画物体的立体感;也有少部分作品平涂和过渡色互用,这种过渡主要表现花卉和衣着颜色的深浅,而不是刻画其立体感。由于佛画艺人不象中原画家大都具备书法功底,即没有“书画同源”的书法技巧,所以在绘制巨幅大作时,线条很长,要求又高,画师需在中指或无名指套一个玉板指,然后附在画面勾线。用这种方法画出的线条均匀流畅,粗细一致,颇具美感,但不具备中国画的线条起止关系和藏头护尾的完整性。一般唐卡中人物的眼部是最后完成的,这与汉地绘画点睛有异曲同工之妙。有的为了慎重起见,眼部由师傅或高僧来完成。点睛时要择吉日良辰,诵经供佛,以示崇敬。

三是裁边装饰:唐卡(卷轴画)的饰边形制由来已久,敦煌藏经洞中发现的大部分佛教绢画都具备这种形式。饰边用料也非常考究严格,早期主要体现美观和保护画面为目的;中世纪以后,逐渐赋予了宗教意义,如以红、黄、蓝分别代表天、地、火三种宇宙构成要素;在唐卡的下方中间缝制一条名贵锦缎,称之为“殊地”或“天梯”;作为众生脱离苦海进入极乐世界的通道。有的在画幅表面覆盖丝幔并饰以两条“惊燕”。天杆、地杆、轴头俱全,与中原地区中国书画的“宋式装裱”很相似。这种方法既可以使画面美观,又有效地保护了画面,同时还具备了特定的宗教意义,可谓一举三得。

四是除障、清净、开光、供奉:由于唐卡是一种宗教圣物,在绘制过程中难免有口水、汗渍、吐沫等污迹残留于画面。如果不该看到的人看到了画面,同样是对圣物的玷污。所以在绘制完成之后,要举行清净、除障仪轨,以示清净、圣洁。然后由高僧大德诵经祭礼,加持开光。有的在背面写有咒语或印上开光者的手印或指印。这些仪式全部进行完后,才能算该作品完成并方可供奉之。高僧、活佛所绘唐卡,因为在绘制过程中本身就具有了极强的加持力,所以在供奉前就不再举行开光仪式,这些作品大都为唐卡中的上品。

唐卡的分期和流派

在一千余年的唐卡艺术演变历程中,我们很明显感受到一个艺术历程的传承和共融:即印度风格、尼泊尔风格、古格风格、西域风格、汉地风格等。

唐卡在唐时就已经出现,我们见到的实物资料比较少,但在收藏家手中更是凤毛麟角,唐时的唐卡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目前我们所见到私人唐卡收藏品是一幅绘有《两天王》的宋代唐卡,从相关资料看出与敦煌壁画、唐代绘画和唐代雕塑中的天王同出一门。中原文化经敦煌向西域和吐蕃传播扩散的条件十分有利和顺畅,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赤松德赞先后迎娶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两位公主进藏时都赐赠锦缎丝帛数万,杂伎工匠悉从,其中也有不少画工艺人,他们也极有可能用绘制唐卡的方法,创造性地绘制天王像。

唐卡的历史分期主要有四个重要时期:一是7-9世纪,即西藏佛教发展史上前弘期,这一时期,西藏繁荣,佛教兴盛,寺院遍立;一是10-13世纪前后,即后弘期。这一时期,稳定的佛教遭到朗达玛灭佛运动,佛教活动分散,流派众多,如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噶举派、希解派、觉宇派、格鲁派等。后元代萨迦法王八思巴统一全藏,弘扬佛法,佛教再度繁荣;一是15-16世纪,这一时期由于佛教得到皇家和上层社会的支持,一度出现藏传佛教发展的繁荣局面。一是18-19世纪。这一时期是藏传佛教发展的鼎盛时期,由于和汉地交往密切,汉地的绘画风格渐渐渗透到唐卡绘画技法中,形成了今天唐卡的基本面貌。

目前有实物资料可考的唐卡流派,按时间顺序主要有如下风格。

第一,阿里风格,是分治时期和元时在西藏阿里兴起的画派,其风格有尼泊尔、克什米尔的造像特点。西藏博物馆存有释迦牟尼像、坛城图等。

第二齐岗画派是元时出现的与阿里风格接近的画派。其绘画色调鲜明,对比强烈。所画佛、度母、护法勾轮廓线、平填鲜红色、红色占有很大的比例,这是最明显的特色,隆钦绕强巴画、金刚亥母是其代表作。

第三,明、清以后西藏唐卡画出现了勉唐画派、嘎赤画派、钦则画派、德格画派、热贡画派,这些画派的风格与前两种有很大区别,画面内容丰富、有佛、菩萨、护法神、说法图、佛本生图、祖师、宗教人物、历史人物、坛城、寺院、风俗、传统故事、神话,有的唐卡还将有贡献的大师、药师、工匠师画上唐卡。我们还见到有的微型唐卡还把三国人物、诸葛亮、关云长也画在了唐卡上,可见内容之丰富。画面丰富、色彩斑澜艳丽是这一时期的主要特色。这些画派中嘎赤派在画法上又不同于其他画派,画面上的动植物形象突出,山川、河流、树木都很形象逼真,画面立体感很强。

当一幅幅精美的唐卡徐徐展开之时,没有理由不让我们去探个究竟。庄严神圣的佛像,艳丽深沉的色彩,繁密简约的笔触,还有那蕴含宇宙意识的曼陀罗,时时触动着我们的灵魂,让我们走进那青稞、酥油和雪水孕育的藏传佛教艺术中,接受哈达圣洁的洗礼。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