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收藏

李尹桑

来源: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发布日期:2014-02-10 11:39

李尹桑(一八八二•十二•十六•——一九四五•一•九•),原名茗柯,以字行,别署榠柯、桑、壶父、秦斋。及得一大银玺,为之狂喜,不啻龚定庵之得『婕伃妾娟』印,因更号玺斋。室号有宣灵馆、宣灵残瓦之室、长生安乐之室、双清阁等。

原籍江苏吴县(今苏州)。幼随父迁粤居广州,遂隶籍广东番禺。时黟县黄士陵(牧甫)先生应广东巡抚吴大激之聘,主广雅书局校书堂事,公余之暇,恒以书画篆刻舆世相接。尹桑之父雅好文翰,富收藏,舆牧甫交好,乃以四子雪涛、六子若日、七子茗柯同师牧甫。兄弟中以尹桑学艺最勤,且善思考,於牧甫之书、之画、之印,及文字训诂之学,靡不穷其原委,牧甫极称许之。牧甫北归,尹桑仍钻研印艺不辍,後谭延闿(祖安)南来,又以诗文及《易》学请益,并随之游幕东南各省,其能兼擅诸方言,即是之故。所见益多,收藏日富。中年归粤,潜心金石,日以摩挲古玺印、瓦当、泉货、造像、金石拓本为乐。曾得东汉墨书砖一方,凡十余字,雄肆潭厚,至为难得。为《寰宇访碑录》著录之歙县程氏旧藏宣灵残瓦人藏其家,因颜所居曰『宣灵馆』;广州东山南越古冢被挖,古物散诸市肆,尹桑以重值得其二镜,又号『南越双镜斋』;後得梁大同十年陈宝斋造像,复易其斋名为『大同石佛龛』。

古玺之艺,失传近二千年,至牧甫始发其秘,尹桑更光而大之。易均室《铁书过眼录》云:『玺斋亲炙黄牧父,尽得其运刀之奥,近更专攻三代古玺,搜罗亦富,尝自负其章法篆法均消息於玺文。』所言良是。近代印坛以专精古玺而驰誉者,尹桑实为翘楚。其白文玺多典重厚朴,时有匋文之趣;朱文小玺则奇峭峻拔,或借古泉文字以取势。所作巨则五六厘米,小则一厘米而孕五六字,愈小愈见神妙,方圆离合,悉本两周古文,而能巧为变化,光洁秀雅,不以剥落为事,置之古谱中,匪独难辨,直是上选。拟汉人铸凿,亦得其高致。或用牧甫法,脱手即成,□锐秀挺一如师作。

其印跋时有精湛之论,尝云:『汉人以缪篆摹印,务求缜密;三代古玺则疏落参错而愈谨严,时代使然,非强为轩轾也。』(『少安纪』印跋)又云:『从古币文以追古玺,所谓异流同源也。』(气双清合』印跋)气桑玺』边跋曰:『陶斋所藏「事玺」,古玺之椎凿者,朴茂奇肆,汉将军印所滥觞也。』『陈坤培字厚栽』印跋云:『古匋器每多玺文,雄浑高古,可与金文相埒,而意趣自别,此玺颇类之。』『易忠录』边跋曰:『古金文精者无不光洁可爱,其剥泐乃人土年久使然耳。』又云:『法汉以浑穆简静为上,徒貌为高古者,可笑可笑。』(『步昌私印』印跋)『陈坤培』印跋曰:『小印不难於工细,而难於浑厚,此刻庶几得之。』类此皆可见修养之深。黄宾虹、赵时棡、余绍宋等诸公皆慕名千里函请刻石,宾公致书云:『开创岭南宗派,成为巨家,足下将无容过让也。』与易孺交至笃,曾将所作合辑为《秦斋魏斋玺印合集》。又与邓尔雅等同组濠上印学社於广州,定期雅集,出版印谱,力持风雅。

生前已有《大同石佛龛印稿》、《异鈎室玺印集存》之辑。门人冯霜青亦有《李玺斋先生印存》之编集。其七子清华博士近汇辑所得印蜕四百七十方为《李尹桑印存》精印行世,尹桑毕生得意之作俱在其中矣。江南印人吴仲□为尹桑高弟,以『师李斋』颜其室,可见宗仰之诚。子步昌,亦通印艺。(一九八二年二月七日 马国权)


  李尹桑  

李尹桑

李尹桑

   李尹桑   

李尹桑

李尹桑
李尹桑

     李尹桑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